不可控白鸪

【k漏】灯塔

灯塔——万圣特别篇:)

#不给糖就捣蛋。

#本来万圣节要发糖,怎么奇奇怪怪的变成了恐怖向??

*
    一座被风刮来的岛屿降落在了某片海域的中央,这座岛没有什么特别的,除了那一座灯塔。

*
    灯塔那儿投射出一束光,从哦漏的左手延伸,越过KB的右手,再循环,反复。有些意外的浪漫,悄悄在孤岛上上演。

    黑夜里,这片孤岛可见的只有这一处亮光,在这夜晚活动的人也大概只剩下了他们两个,耳边真切听到的只有海浪的声音和两人的呼吸,天冷了,呼出来的还有可见的水雾。

    “灯塔上面有人么?”

    哦漏牵着KB循着最亮处往前走着,KB往四处张望,也许是怕有什么鬼怪,或是其他一些什么东西。

    跟着光走到了塔底,一切如常。塔外有一节节的铁梯,但是距离地面至少有五六米,也不知道这梯子有什么用,难不成是装饰用的?KB这样想到。

    推开塔底的铁门,除了锈迹严重之外也没有什么清奇的东西,门口就有一个木质的小柜子,上面放着几盏破旧的煤油灯。
   
    “有故事啊”哦漏语气兴奋,拿起了一盏也许还没坏的灯,KB看着哦漏,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很想睡,不过手倒是乖巧未松。

    他们在有限的光亮内走着,似是看到了回旋的阶梯,一步步往上,木梯倒是吱呀响,总觉得有点诡异。

    可怕的是走了很久却没有到尽头,哦漏知道这里只是普通的灯塔,想着这灯塔应该挺高所以难以走到尽头吧。

     但,当他发现KB不见时,却彻底的慌了。他想逃离这座塔,但是他不能逃,KB还没有找到。

    KB会去了哪儿呢,他明明一直和他是一起行动的,漫无目的的也不是一个好办法,但KB应该不是会往上走的吧。哦漏几乎是跑着下了楼。

    铁门上的锈迹却没了。

    门也打不开,像是从外面封锁了。

    哦漏急得快哭了,只能往上走了,他提着燃得只剩一半了的煤油灯,假装镇定地往上走,这次却觉得梯子,变得短了些。

    他看到了顶部的亮光,这亮光是突然出现的,煤油灯这时也燃尽了。仿佛是救赎一般,哦漏疯了似的向上跑,当他到达顶部时却惊到了。

    “KB!!”

    楼梯尽头是一块桌面一般的突起的一块木板,中央是个圆形的坑,一个巨大的光球悬浮在空中,外面包裹着一层流动的,灰色的液体,像是温度计里的水银。

    只看到KB双眼空洞,双手浮在水银球的表面。胸口的部分,一个发条在缓缓转动。

    哦漏完全急了,不知道怎么才能唤醒KB,只机械的扯着KB,KB却毫无反应。

    哦漏无力的瘫坐在地上“到底,该怎么办啊...”

    往KB的方向看,他发现了奇怪的地方。

    巨大的光球在转动,四周是玻璃窗围着,但是,有一扇窗仿佛被打破了。窗上还留下了破碎的布条和血迹,哦漏走进,血迹还是新的。

    难道?这里在我们来之前一直有人在操控这座塔?那他为什么要逃走?为什么又要?......

    难不成,是被逼的?

    哦漏若有所思地看向了KB。

    或者,是像KB一样?!
   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