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可控白鸪

【k漏】灯塔

灯塔——万圣特别篇:)

#不给糖就捣蛋。

#本来万圣节要发糖,怎么奇奇怪怪的变成了恐怖向??

*
    一座被风刮来的岛屿降落在了某片海域的中央,这座岛没有什么特别的,除了那一座灯塔。

*
    灯塔那儿投射出一束光,从哦漏的左手延伸,越过KB的右手,再循环,反复。有些意外的浪漫,悄悄在孤岛上上演。

    黑夜里,这片孤岛可见的只有这一处亮光,在这夜晚活动的人也大概只剩下了他们两个,耳边真切听到的只有海浪的声音和两人的呼吸,天冷了,呼出来的还有可见的水雾。

    “灯塔上面有人么?”

    哦漏牵着KB循着最亮处往前走着,KB往四处张望,也许是怕有什么鬼怪,或是其他一些什么东西。

    跟着光走到了塔底,一切如常。塔外有一节节的铁梯,但是距离地面至少有五六米,也不知道这梯子有什么用,难不成是装饰用的?KB这样想到。

    推开塔底的铁门,除了锈迹严重之外也没有什么清奇的东西,门口就有一个木质的小柜子,上面放着几盏破旧的煤油灯。
   
    “有故事啊”哦漏语气兴奋,拿起了一盏也许还没坏的灯,KB看着哦漏,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很想睡,不过手倒是乖巧未松。

    他们在有限的光亮内走着,似是看到了回旋的阶梯,一步步往上,木梯倒是吱呀响,总觉得有点诡异。

    可怕的是走了很久却没有到尽头,哦漏知道这里只是普通的灯塔,想着这灯塔应该挺高所以难以走到尽头吧。

     但,当他发现KB不见时,却彻底的慌了。他想逃离这座塔,但是他不能逃,KB还没有找到。

    KB会去了哪儿呢,他明明一直和他是一起行动的,漫无目的的也不是一个好办法,但KB应该不是会往上走的吧。哦漏几乎是跑着下了楼。

    铁门上的锈迹却没了。

    门也打不开,像是从外面封锁了。

    哦漏急得快哭了,只能往上走了,他提着燃得只剩一半了的煤油灯,假装镇定地往上走,这次却觉得梯子,变得短了些。

    他看到了顶部的亮光,这亮光是突然出现的,煤油灯这时也燃尽了。仿佛是救赎一般,哦漏疯了似的向上跑,当他到达顶部时却惊到了。

    “KB!!”

    楼梯尽头是一块桌面一般的突起的一块木板,中央是个圆形的坑,一个巨大的光球悬浮在空中,外面包裹着一层流动的,灰色的液体,像是温度计里的水银。

    只看到KB双眼空洞,双手浮在水银球的表面。胸口的部分,一个发条在缓缓转动。

    哦漏完全急了,不知道怎么才能唤醒KB,只机械的扯着KB,KB却毫无反应。

    哦漏无力的瘫坐在地上“到底,该怎么办啊...”

    往KB的方向看,他发现了奇怪的地方。

    巨大的光球在转动,四周是玻璃窗围着,但是,有一扇窗仿佛被打破了。窗上还留下了破碎的布条和血迹,哦漏走进,血迹还是新的。

    难道?这里在我们来之前一直有人在操控这座塔?那他为什么要逃走?为什么又要?......

    难不成,是被逼的?

    哦漏若有所思地看向了KB。

    或者,是像KB一样?!
   

【k漏】赌注


  #之前那篇还没更完,不过主线我忘了,所以先晾一晾QAQ。

  #大晚上的悄悄发糖?

*
    “一起下棋么?”

    KB看到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的四人,忍不住发出了邀请,当然,没有什么悬念,众人欣然答应。

    漏漏搬了把凳子到教室书柜旁准备将棋盘拿下来,路人在一旁,嘴角上扬,摇晃着漏漏所站的凳子。

    “啊啊啊啊——”漏漏死死抱着书柜,紧紧抓着KB之前给他的用来勾住棋盘的小钩子。摇晃间,尖锐的小钩子划破了小拇指,渗出了一点血迹。

    漏漏在上面急的快哭了,却又不敢乱动......

    路人马上停止了摇晃,却有些措手不及?

    “这是对你的考验。”局长一脸冷漠的走了过来,将小漏漏抱了下来,轻放了在凳子上。

   
*
    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KB匆忙的冲进了教室。

     出去买水刚刚回来的KB看到局长抱着一脸委屈的漏漏,眼里只有担心。

    “没事,我拿到棋盘了,就是有点小出血而已哈啊”

    “给我看看。”KB的语气有点奇怪。

    漏漏乖乖伸出了手,没有即时止血,血往下流,刺痛了谁的眼?

    KB将包里的创口贴拿了出来给漏漏贴上了,这个创口贴还是上次跑了好远为漏漏买的呢。

    路人走过来,放荡的个性在KB面前实在无处伸展,望了KB一眼,沉默了。转向漏漏说了声“对不起...”于是低下了头,没再说什么。

*
    “我们去下棋吧。”漏漏一脸天真的说。

    同样的话语,各自却各怀心思。

    “嗯。”KB倒是一脸宠溺

    “本来就是拉他们一起陪我家漏漏一起玩,只要漏漏开心就好。”KB心想。

    一盘四个人的棋实际是三个人在下,KB光明正大的作弊,只有漏漏自己被悄悄帮助而不自知,其他人倒是心知肚明,却不忍心点破,也不好点破。

    漏漏看到自己赢了好多次,兴奋得快要蹦了起来,手一扬,一颗棋掉到了KB的脚边。

    头趴桌子上,手却往课桌底摸棋子。

    “啊,棋子怎么不是冰的?......”漏漏想到。

*
    突然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了漏漏的手,大手将不再冰冷的棋子送进了他手中,漏漏的脸立刻红了,猛的一抬头,下棋的人依旧在下,聊天的人依旧在聊。只有KB,挠了挠头,一脸不好意思的望着漏漏。
  
     脸更红了。啊!
   

没事画的一张草,手抖得不行( 'ч' )

第一次画这种,感觉还好叭..

【K漏】

#第一次写文hhh,
紧急事件,
手稿失踪QAQ,
凭记忆还原了一下下但是...好奇怪我前几天写的就忘了?!
哎,师傅我错了




(羁绊?)
*
    “又在一个学校呢。”戴上了脖子上挂着的耳机,却听没有放任何一首曲子。仿佛焦躁,或是不安,总之是想于世界隔绝。
    KB骑着自行车到漏旁停下,“在听什么?”漏却心虚到脸红“没什么没什么...”
    “难道我真的...是个废人吗...”(漏)
*
    一年前。
    第一天开学,老师让同学们自我介绍。
    “那个..大家好。我是漏...喜欢......”一时却不知道要说什么,脸上却是很诚实,冒起了不争气的红晕。“喜欢我哈哈哈”KB看着从小到大的漏漏尴尬的站在讲台上,尴尬癌晚期而且手脚都在抖,实在看不下去于是帮他解了围。漏漏心里却在狂跳... 
*
    从此漏漏仿佛跟定KB了,一有时间就黏在他身边不肯离开,每次有什么问题都有万能KB来解决,很享受KB的保护,但又怕自己会给KB添麻烦“啊,好纠结。”
*
    一次表演,每个班要出一个节目,KB对漏漏说“一起唱首歌?”
    漏漏很不喜欢人多的地方,但是和KB一起就不一样了,而且漏漏始终觉得自己要和KB一起才是最幸福的,再者也希望帮到KB,于是每天放学路上就单曲循环那首曲子。
    最后的表演结束了,一大波小迷妹跟了上来想要合照,KB将漏藏在背后,让歌迷们拍照,每张照片里都有漏漏在KB后的身影,漏漏很慌张,不停扯着KB的袖子...连连往后退。KB护住漏漏,漏漏看上去是困了呢。
    “大家别拍了吧,我们要回去休息了。”说着拉着漏漏就跑了起来,穿过黑压压的人群,跑去了一个没人的亭子里,漏被风吹起了困意,趴在了KB肩头,睡的很沉,很安稳。仿佛吃了蜜糖一般,KB轻轻的笑了,大风呼呼,吹散在了风里。
*
    未完:)


#虽然生贺不完整但是还是要祝黑鸦爸爸15岁破蛋日快乐哈哈哈哈哈哈哈!!!